东京奥运会到底是怎么了?

2021-04-08 12:30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来源:shutterstock

3月20日,经过多方商讨之后,日本正式宣布将拒绝海外观众入境观看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25日举行的奥运火炬传递出发仪式也会在无观众状态下实施。

因疫情而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近日更是风波不断。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在前主席森喜郎因发表歧视女性言论辞职不到一个月之后,东奥开闭幕式总监佐佐木宏被文春爆料在LINE工作群里提出“让渡边直美扮成粉色的猪从天而降”、侮辱嘲笑女性的身材。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佐佐木宏的辱女言论引发民众强烈抗议,最终他迫于舆论而主动辞职。

自2013年申奥成功以来,东京奥运会可谓命运多舛、丑闻连连。

这一切还得从最初引发世界哗然的会徽说起。

■ 会徽抄袭·疑似行贿

2015年7月,东京奥组委公布由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设计的官方会徽。

然而不到一周,比利时方面指出此会徽涉嫌抄袭比利时设计师奥利维耶·德比为列日剧场设计的标志,并且诉诸法庭。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双方各执一词,事件越闹越大。

最后佐野本人公开承认“自己部分作品借鉴了第三方”,一直态度强硬的东京奥组委才不得不弃用该会徽,重新公开征集会徽。

此举造成了日本多达数十亿日元的巨额损失。

事实上,佐野本人可谓“劣迹斑斑”,这是他第三次卷入“抄袭门”事件,然而东京奥组委当初之所以选择他设计的会徽,据日本广告界资深人士指出,是因为佐野与众多委员有密切的交情。

据日媒披露,会徽表面为公开征集,实际上疑似为“暗箱操作”,佐野并不是因为作品出色而入选,而是因为他在背后与众多委员进行了灰色交易。

然而类似的灰色交易,在东京奥运会中并不是偶发的事件。

2016年5月,据英国《卫报》独家披露:在2013年为了成功申办奥运会,东京申奥组委曾支付约1.68亿日元给国际田径总会前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拉明·迪亚克的儿子。法国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拉明·迪亚克的来头不小,他曾于1999年至2013年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后来被辞去国际田联主席起因是卷入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的受贿案中。

《卫报》怀疑:日本疑似动用了诸多人脉和金钱,对迪亚克行贿买票,才取得奥运会的举办权。

东京奥运会最大的合作方日本电通公司也因此遭受质疑,该公司与国际田联签订了直到2029年的全面赞助合同,合同延期也是在迪亚克任期的最后时刻敲定的。

随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报告证实:拉明·迪亚克涉嫌有组织合谋与贪污,除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外,还包括在2020年奥运主办城市选举中,接受日方约5亿日元的贿赂,从而投票给东京。

这种行贿丑闻令正在筹办中的东京奥运会的印象大跌,然而日本方面仍然缄口不言,拒绝承认与一切行贿行为有关。

就这么过了四年,期间当事人迪亚克因俄罗斯兴奋剂丑闻被起诉。就在东京奥运会行贿丑闻的风头快要过去之时,又一重磅猛料来袭。

2020年3月31日,路透社发布深度报道,揭露了电通公司前专务高桥治之从东京申奥组委中拿到约9亿日元贿赂的丑闻,并指出他正是东京奥运会行贿案的中间人。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高桥治之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曾经发挥积极作用、促使拉明·迪亚克支持东京。同时也承认曾经向迪亚克赠送包括佳能相机、某日本精工手表在内的礼物,但他自称并无任何行贿和不正当行为。

2020年9月16日,迪亚克因在俄罗斯兴奋剂事件中受贿,而获刑4年。但他并没有因为东京奥运会行贿案而被判刑。

因此,日本是否真的行贿买票,成为了谜团。

不过日媒并没有放过这一重磅新闻。随着迪亚克的判刑,日媒继续深挖行贿案的部分细节:

一家名为“Black Tidings Co”的新加坡咨询公司(目前已经倒闭),曾经为东京申奥委员会提供服务。

该公司曾从东京申奥委员会获得了2.3亿日元的资金,分别于2013年7月和10月存入新加坡的同一个银行账户,其中3700万日元的资金转入迪亚克之子的银行账号里。

事情发展到如今,真相任由大家判别。

然而在奥运会史上,通常出现这种行贿的行为,理应取消举办权。但随着举办日期的临近,国际奥委会和日本采取低调处理,最终东京奥运会行贿案以东京申奥委主席竹田恒和的辞职而终止。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会徽抄袭、疑似行贿等一系列灰色交易,都暴露了东京奥运会相关部门的内部问题。

■ 歧视女性·人心涣散

2月3日时任主席森喜郎发表了歧视女性言论:

“有女性在场的会议,时间就变得很长。因为女人竞争意识很强,一个说完另一个也一定要说。真的很烦人。”

森喜郎提出限制女性在会上的发言时间。

此番言论引起全世界的严重不满,受此影响,包括常盘贵子、斋藤工、玉城TINA子在内的超30位日本知名人士请辞火炬手,与此同时,约1000名志愿者选择退出。

这也引发了日本社会对性别平等的思考:

“我的职场也有森喜郎”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2月12日,森喜郎引咎辞职。

在歧视风波之后,东京奥组委努力挽回自身形象。邀请日本历史上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前女子运动员桥本圣子接棒主席一职。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为了进一步挽回人们对东奥组委会的信任,重申对性别平等的支持,东京奥组委就起用了12名女性理事(此前仅有7名),将女性在理事会的占比提升超四成。

同时,专门成立推进性别平等的工作组,并且鼓励代表团在开幕式设置男女两名旗手。

就在事情似乎好转之时,佐佐木宏东窗事发。

3月17日,文春爆料:在2020年3月5日,佐佐木宏在LINE工作群里提议让渡边直美扮成粉色的猪在笼子里嗷嗷猪叫,从天而降并且伸出舌头说“OLYMPIG”(奥运猪)。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自认有幽默感的他认为这不过是“ダジャレ”(冷笑话),让身材丰满的渡边直美扮猪有喜剧效果,会让她很可爱。

在当时,无论男女,同事们都觉得非常不合适而拒绝该提议。

有评论家认为,如果将身材丰满的女性比喻成猪,会招惹全世界不满,认为日本是歧视之国。

3月18日,佐佐木宏主动辞职,桥本圣子在记者会上表示,佐佐木宏的言论令她震惊,她接受他的辞呈,因为性别平等是奥组委优先考虑的事项。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仅剩4个多月,桥本圣子将继续找寻接替佐佐木宏的人选。

然而据今年2月最新的方案透露,目前筹备组主要演职人员依然基本上都是男性。

————

目前看来,东京奥运会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东京奥运会官方商店于3月21日正式倒闭,没有撑到奥运会到来的那天。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受诸多因素影响,目前日本有8成的受访民众认为应该取消或者再次延迟东京奥运会。民众自发举行示威、用蓝色防雨膜遮盖奥运五环,要求取消东京奥运会。

不过,日本下定决心要将奥运会进行到底,相信这将会是最为特殊的一届奥运会。

东京奥运会还有救吗?

“作为人最需要的,我觉得应该是求同存异,一起携手打造充满快乐的世界。”

这是渡边直美对佐佐木宏事件的回应,实际上她的此番言论正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最好诠释。

奥林匹克精神讲究抛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公平竞争与共同奋斗。

可惜,这种精神,对于东道主东京奥组委而言,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吧。